当前位置主页 > 正在转藏 >
热门搜索:

细想其实不无道理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5-20    来源:未知

  尔后,白鼠精万念俱灰,便同寄父李天王一道,到天庭栖身了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  另一段即是“祆庙烟沉”,典出《蜀志》,讲得是陈家令郎和蜀公主有旧(为儿时玩伴),后因身份有别,终不得再会。令郎日日苦祈,公主偶得悉,遂托幸祆庙之名,期与子会。公主入庙已然夜深。子睡沉,公主遂解幼时所弄玉环,附之子怀而去,子醒见之,怨气成火而庙焚也。

  好一个“面红耳赤”的慌张、好一副“羞答答”的脸色,此刻事实是心动,仍是幡动,生怕只要唐僧自知吧。

  女王见御弟哥哥害羞,上前一把拉住手,斯须间,脸靠得更近了。那真是一张俊俏的脸,“眉如翠羽,肌似羊脂。”再看唐僧表示,“战兢兢立站不住,似醉如痴。”这颇有点失态了,就差顺势瘫倒在女王的怀里。

  不只如斯,几位忠诚徒儿保镖们,一路除却降妖除魔,还得不忘敲打唐僧的小心脏,如有跑偏苗头,立马敲个警钟。譬如女儿国一章,女王拉着唐僧的手,不断走到城外,八戒担忧师父心有所动,便仓猝“倡议个风来,把嘴乱扭,耳朵乱摇,闯至驾前,嚷道,我们僧人家和你这粉骷髅做甚夫妻,放我师父走路”,只把女王“唬得六神无主,跌入辇驾之中”,一贯缄默寡言的沙僧,更乘势杀出,“却把三藏抢出人丛”。可见,这门徒几个,可是把唐僧感情壁垒的建立,当做一场攻坚战来打。也恰是如斯野蛮手段,刚刚断了这段情缘。

  曾有人戏谑,这西天取经八十一难,此中最为凶恶的,即是女儿国一难了。细想其实不无事理。但凡法力高强的妖精,多要俘虏唐僧的肉身,所及影响,无非是些皮外伤。而女国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王,她要俘虏的,倒是僧人的心。这心病,恰好是自古最难解的。

  但可惜的是,此时的唐僧早已不是昔时的金蝉子,颠末十世的洗脑,他完全沦为了凡夫俗子。他死死护住本人的元阳,生怕妖精上前一步,毁掉本人的取经大业。这一场长达十世轮回的单恋,相较于先前女国国王的款款密意,杀伤力似乎要小上很多,唐僧丝毫不为所动。

  而这段模糊的旧事,后被某《西纪行》剧组人员敏感地捕获到,并在荧幕里呈现(张纪中版本)。当然,这又是题外话了。

  一段是“蓝桥水涨”,典出《庄子》所记“尾生抱柱”故事。故事大致讲一位名叫尾生的人,统一个斑斓的女子相约于(蓝)桥下会晤。但恰逢水涨,女子未至,尾生为了不失信约,抱柱淹死。

  这种微妙的情感变化,兴许早被后人捕获到。譬如,典范八六版《西纪行》中,似乎便拨响了二人心弦的共识,特地定制了一曲《女儿情》,好一个“说什么王权富贵、怕什么戒律清规、只愿海枯石烂、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……”。时至今日听得,心中也颇动人事蹉跎。

  取经人行至镇海寺,却呈现了一只女妖精,唤作金鼻白鼠精。这只女妖精数度将唐僧掳入无底洞中,以期成亲之愿。何故成亲,明里是借道唐僧十世未泻的元阳,修得成仙之术,但暗里,却藏有一段人缘。这在功德被孙悟空所扰,妖精哀怨之情浮于颜表,便有了明显地托出。

  且看原著描述二人初遇时的景象,“(女王)展放樱桃小口,呼道,大唐御弟,还不来占凤乘鸾也?三藏闻言,耳红面赤,羞答答不敢昂首。”

  且看妖精叹道,“夙世前缘系赤绳,鱼水相和两意浓。不意鸳鸯今拆散,何期鸾凤又西东!蓝桥水涨难成事,佛(祆)庙烟沉嘉会空。着意一场今又别,何年与你再相逢!(注:有学者考据,文中佛庙系后人误读误写,实为祆庙,即为祆教祭祀火神的寺院。我比力附和这个结论)”

  八戒的献身演示,实在把唐僧吓坏了(八戒被仙人们用渔网绑着,树上吊了一夜)。一路上,唐僧便不竭给本人一个自我暗示,“若丧元阳,废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